goTop

台商經驗談/楊必誠闖蕩俄羅斯 譜出琥珀奇緣

  • 2015-12-10
  • 作者/ 何孟奎
俄羅斯台灣商會創會會長楊必誠認為,俄羅斯是幅員遼闊的處女地,原物料豐富,做生意的機會也很多。 聯合報系資料庫 對大多數台灣人而言,俄羅斯是個遙遠又陌生的地方。雖然近年來赴俄旅遊的人數增加,但受限於語言、民族性、政治文化等因素,要真正深入瞭解這個北方的國度並不容易,沒有在這個遼闊大國待上一段時間,恐怕難窺知一二。 俄羅斯台灣商會創會會長楊必誠,是第一個踏上蘇聯土地去開疆拓土的台商;他一待30年,至今仍然穿梭台、俄,經營進出口貿易,營業項目包括琥珀、紅珊瑚、珍珠、玉石、伏特加酒、長毛象牙、西伯利亞羽絨等。 新興市場 高風險高利潤 東亞金融風暴、全球金融海嘯的爆發,逼得台商紛紛撤退,放棄俄國市場,但楊必誠卻愈挫愈勇,屹立不搖。 「俄羅斯是個比較動盪的社會,做生意會有高風險,然而也存在高利潤」。 30多年前,由於台灣外交處境的關係,許多台灣中小企業家都是往中南美洲國家發展,但楊必誠卻有不同的視野,毅然前往當時還沒有任何台商的「蘇聯」做生意,這一切要從「琥珀奇緣」說起。 楊必誠最初是從事珊瑚買賣,外銷到日本、韓國以及德國、義大利等歐洲國家,父親在1970年代就打下基礎,他1978年從五專畢業後接手,擴大營運規模。1979年,楊必誠接觸到琥珀生意,為尋找貨源,和俄國結下不解之緣。 「琥珀最大產地在加里寧格勒,那是俄羅斯領土,接近西德、波蘭邊界,二次大戰時被德國占領,戰後回歸俄羅斯,我就是為了買琥珀,才意外地踏上俄羅斯的土地,從此一待30年,其他台商來來去去,我則是一直在那邊。」楊必誠說。 在蘇聯還沒有解體之前,台灣人要去俄國很不容易,楊必誠一開始透過一個在德國念書的日本人向蘇聯買琥珀,1985年這位日本人帶他到蘇聯,他認為這個地方資源很豐富,是個可以開拓的市場。 1986年,楊必誠花了半年時間才拿到簽證,他正式持台灣護照踏上蘇聯領土,開拓他的「俄羅斯版圖」。 於是他從俄國買回琥珀、水晶、長毛象牙、西伯利亞羽絨衣,從台灣出口珊瑚、玉石等,經營起雙邊貿易,甚至開過餐廳、旅行社。 對於如何在俄羅斯經商,楊必誠說,「千萬不要招搖」。 人治社會 有關係最重要 他以莫斯科為例指出,像莫斯科這種大城市,很多人是從其他的城市或別的國家來的,社會環境相對較複雜,如果不謹慎一點,很容易就被搶劫,變成別人下手的目標。 30年間,楊必誠歷經不少大變動。1991年蘇聯解體,楊必誠當時人在新加坡參加會展,聽到蘇聯即將解體的消息,和同行的俄羅斯台商徹夜喝酒,「隔天醒過來,一國變成好幾國」。 這片廣闊的北國土地,讓楊必誠印象最深刻的是,自己辛苦經營的餐廳,在一次他回台灣的期間,竟然一夕之間變成黑手黨的囊中物,讓他相當感概和無奈。 「黑手黨用槍抵著我的俄籍員工,員工只好乖乖地簽下轉讓契約」,他趕回莫斯科向莫斯科市長求助,市長對他說:「誰叫你開幕時沒叫我來剪綵」。由此可見俄國是個人治、缺乏法治的地方,打通關節益顯重要。 有的人遇到挫折就回台灣,楊必誠則是愈挫愈勇。後來他專注在珠寶老本行生意,利潤還是很不錯。 由於對展覽有興趣,後來還開過會展中心,不過並不是很成功;餐廳和會展中心,可說是他人生中鎩羽而歸的兩個案例。 儘管有失敗經驗,但楊必誠還是認為,俄羅斯有很多機會,值得去闖蕩一番。 入境隨俗 拓展貿易版圖 不過,要先了解他們的文化和民族性。除了要打通關節,有時也必須讓步。他說,俄裔外國人在當地做生意比較容易成功,一個台灣人要做生意,簽意向書就要先給錢,不給的話生意做不成,所以要敢賭。 在異國經商,管理員工並不容易。楊必誠的用人哲學是「疑人不用、用人不疑」,在莫斯科的公司大約有七、八十個員工,他會以願景來鼓舞員工,讓員工有向心力,嚴苛、寬鬆的管理方法都試過,最後發現「以夷制夷」是最容易成功的方式。 目前俄羅斯和台灣之間的貿易額並不多,根據海關統計,2014年台俄雙邊貿易總額僅49.6億美元,較2013年成長4.6%,俄羅斯是我國第21大貿易夥伴,雙邊貿易額占我國整體外貿比重也只有0.84%。 不過楊必誠認為,俄羅斯是幅員遼闊的處女地,原物料相當豐富,做生意的機會也很多,他建議有意前往的台商先了解其民族性,並且專心一意去做,不要遇到困難輕易就卻步,如此必定能在這個富饒的北國開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。 經濟日報
文章出處:聯合新聞網
創業搶先報